研究:为什么给女儿起名“招弟”
2024-06-15 17:35:54

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

当一个女孩被起名叫“招弟”(招娣)时,招弟她背后寄托着家族怎样的研究期待,又反映着怎样的儿起社会心理?去年11月,澎湃新闻《当招弟决定改名》等报道探讨了叫类似名字女孩的招弟故事和改名背后的法律问题,引发关注。研究

“中国人的儿起名字是反映社会的一面镜子。”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研究员任孝鹏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提到,招弟名字既能影响个体的研究心理和行为,又能反映群体的儿起文化心理和偏好——当这个女孩被命名的时候,其实反映的招弟是他父母的价值观。

今年,研究任孝鹏及团队成员从宗族文化的儿起角度出发,利用“招娣/弟”和家谱等档案资料,招弟考察研究了“招娣/弟”比例的研究省际差异及宗族文化的影响,发现“招娣/弟”比例存在省际差异,儿起宗族文化越强的省份“招娣/弟”比例就越高。其中,四川和重庆是“招娣/弟”比例低的省份,东南沿海某两个省份和某中部省份是“招娣/弟”比例高的省份。

该研究成果近日发表于《心理技术与应用》2024年第3期,作者为任孝鹏、余俊霏、万路明、李江玥、张子言、李婵娟。

全国超三万余名“招弟(娣)”

省际差异较大


2022年,河南女孩芃芃改掉伴随自己20年的名字“招弟”的经历引发共鸣,过于直白的名字给芃芃带来的困扰,也曾出现在其他叫类似名字的女孩身上。

“招弟”的数目并不小。以国内某省份在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查询到的重名数据为例,截至2022年10月24日,省内叫“招娣”和“招弟”的女性至少有11104人。

“别人听到我的名字会怎么想我?”“我是不是不受待见、不被祝福?”“为何我偏偏是个女孩?”这是部分被取类似名字的女孩们从青春期开始思考的问题,她们或多或少都想过改名,但彼时经济尚未独立,改名的限制也很严格,迟迟没有实现。2021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的民法典,对于姓名更改的规定有所变动,成为包括芃芃在内不少人改名的契机。

任孝鹏团队文章称,“招娣/弟”是个有明确含义的名字,它在群体层面上能够反映命名者男孩偏好的社会价值取向。

该研究通过国家政务平台中的重名查询,在全国范围内以最常见的十个姓(王、李、张、刘、陈、杨、黄、赵、吴、周)加上(“招娣/弟”),得到32659个女性的名字叫“招娣”和“招弟”。然后通过国家统计局2020年人口数据中的女性人数,计算百万人中“招娣/弟”的比例。因为不是所有的省份都有重名查询功能,研究者最终得到了18个省的“招娣/弟”比例。其中“招娣/弟”比例最低的省份是重庆,为2PPM(PPM=百万分之一),最高的省份为江西,为537PPM。最高的省份的比例是最低的省份的比例的268.5倍,所以不同省份之间“招娣/弟”比例差异是比较大的。

宗族文化程度高的省份

“招娣/弟”比例也高


任孝鹏团队的研究探索了“招娣/弟”比例的省际差异以及宗族文化能否解释这种省际差异的问题。研究采用两个指标来计算宗族文化,一是家谱比例,二是祠堂比例。

结果支持了研究者们的假设,“招娣/弟”比例存在着省际差异,江西、福建和广东是比例高的省份,四川和重庆是比例低的省份。同时,宗族文化的强度能够解释“招娣/弟”比例的省际差异,宗族文化强度大的省份有更高比例的女性叫“招娣/弟”。

“宗族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成分,它强调父系家族特征,并通过一系列的社会规范和制度安排来保证宗族文化的约束力,比如孩子姓父亲的姓,女子结婚后从夫居,家谱编纂,有家族的祠堂等,只有男性才有资格参与祭祀的相关活动。”论文提到,虽然1949年后很多社会规范被取消,但是还是有很多社会规范得以保留,影响着人们的某些心理和行为,比如对男孩的偏好。因为只有男性才被认为能够延续家族,只有男性才能参加某些活动,并被记录在家谱里面,使得与宗族文化比较弱的省份相比,宗族文化强的省男孩偏好比较强烈。



期资深编辑 周玉华



(作者:新闻中心)